经方运用的粗浅体会
点击数:  添加日期:15年05月20日  
  如何学习中医?每一位中医人都有自己的答案。今天,我从自己临床实践运用经方的角度与大家分享一下学习体会,具体就从内分泌科常见的汗症说起。
  在门诊每天会碰到很多出汗异常的病人,仔细询问病情会发现出汗的症状各不相同。有一次诊一老太,受出汗困扰已十年,汗后特别怕风吹,我就以“桂枝汤”原方给药,一周后老太很开心地来,说“十年的毛病居然一个礼拜就好得差不多了,早知道我早该来,省得我白出了十年汗。”此后,对于这种汗后恶风的患者我都会考虑使用“桂枝汤”,屡获良效。但在使用这张方子时我也有过纠结,有一次,我遇到一位更年期的患者,烘热汗出阵作,但汗后特别怕风。按以往常规的思路,更年期从肝肾亏虚论治,应是“二仙汤”加“二至丸”化裁以肝肾同补、育阴潜阳,但这位患者汗后实在太怕冷了,舌苔脉象也符合“桂枝汤证”,这种温性药会不会使烘热更重呢?思想斗争到最后决定还是试用桂枝汤原方。患者一周后没来复诊,我想大概是无效,所以不来找我。没想到三月后,她因为别的不适主诉来找我,并告诉我吃了一周药,烘热汗出就完全好了。我惊讶于“桂枝汤”的神奇疗效,感慨组方真的不必拘泥于病种,“有是证便用是药”真是至理名言。还有一次,我以桂枝汤治疗一位男性出汗患者,来复诊时他说,我把他的鼻炎也给治好了。我就逐磨,“桂枝汤”怎么能治鼻炎,突然想到伤寒论原文中提到“啬啬恶寒,淅淅恶风,翕翕发热,鼻鸣干呕者,桂枝汤主之”,原来背条文时对鼻鸣干呕这四个字没什么感觉,当病人的疗效与条文能对得上时,它就不再是条文,而是变成了自己的经验,经方也不再只是书本上的经方,而是成为自己的经验方。
  有些患者的出汗特点很有意思,只有半身出汗。我碰到第一个这样的患者是一位中年男性,告诉我只有左半身会出汗,右半身一点都不出汗,分界线清淅。我想,这不是半表半里的少阳证吗?虽然患者的舌苔、脉象、感觉等都没有特征性的提示,我就用“小柴胡汤”原方和解少阳,来复诊时患者诉第二天对侧也开始正常出汗。所以,经方的使用有时“但见一证便是,不必悉具”,而且只要是对证的,真能效如桴鼓。
  后来,我有幸加入龙砂工作室跟随顾植山老师抄方。顾老善用乌梅丸来治疗下半夜2-3点的盗汗,他并不是从方证对应来运用,而是以运气理论作指导,抓住这一时间段厥阴病欲解时的时机特点用药。其实,我以前对乌梅丸的理解仅限于治疗蛔虫病,对于它其他的疗效没有任何理解与体会。自认为,当归六黄汤治疗夜寐盗汗效果就很好。故一开始对乌梅丸这张方并不以为然,但我也愿意尝试着运用来比较一下两张方疗效的差异。结果,我发现乌梅丸的效果确实要优于当归六黄汤,主要表现在起效时间更快,疗程更短。由于接触运气学说时间较短,它又是一个完全不同于既往学院派的理论体系,入门极其困难,我到现在也还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,但我试着从两张方组方的异同点来体会和理解:两张方同样都有黄连、黄柏、当归,这三味药是不是可以作为治疗夜寐盗汗的核心用药?乌梅从性味来讲是酸而收引的,可以增强止汗的作用,从归经来讲它是入厥阴经的,在用药时机上来讲是用在了对的时间点上,所以有所增效。于是我在后来治疗下半夜盗汗时大量使用乌梅丸来验证疗效,也对这张方子有了越来越多的体会。
  随着临床一年年的积累,逐渐发现没有一张方能包打天下,也体会到“看病三年,无方可用”的尴尬。这时,就觉得书读得太少,体会到应该多向书本学,多向同道学,多向老师学,才能更加完善提高自己。
(内分泌科  陆西宛)

版权所有 无锡市中医医院 (2010-2016) 医院地址:无锡市中南西路8号(湖滨路与中南路交汇处)  
医院总机:0510-88859999 门诊部电话:0510-88859999转21101 一站式服务中心电话:0510-88859999转21100
投诉咨询电话一:82757832  投诉咨询电话一:8008287999(座机免费电话)
邮箱:wxszyyy@163.com    邮编:214071    [苏ICP备10229589号-1]   安全支持:江苏骏安检测